刘家姥姥

人间的真话本来就不多,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长话。

人间的真话本来就不多,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长话。

昨天,朋友A问我:“男票买了个很贵的礼物,你说我该不该收?”

“喜欢吗?”

“觉得不实用……项链”

“多少钱?”

“应该是上千”

“嗯,正常,请戴上~”

于是朋友开始诉说,收下这份礼物是有多么的不公平,自己并不能回报同样的东西。(朋友是一个还在读书、家境一般的早熟孩子)

“但是,我真的觉得压力很大”她总是很会踩住我的痛脚。

我开始激动“别人送你的礼物,你就不能高兴的收么?他是你男朋友,正当理由,有什么不能收的呀?”

她秒懂了我的激动。

我和前任男友在一起的时间并不久,为他买过几件衣服,逛街真的很累。回家给他,他告诉我他不需要,我给我自己买就好了,巴拉巴拉……一直到我睡下都没...

待我长发及腰,将军归来可好?
此身君子意逍遥,怎料山河萧萧。
天光乍破遇,暮雪白头老。
寒剑莫听奔雷,长枪独守空壕。
醉臣沙场君莫笑,一夜吹彻画角。
江南晚来客,红绳结发梢。

浮浮沉沉,悬而未决。

两小无猜,岁月欢喜。

我触及不到的你的世界,只能寄托笔尖。

椿去湫来,守望而行。

©刘家姥姥 | Powered by LOFTER